首页公司企业企业新闻供应信息求购信息公司产品招聘信息职工中心
首页 >> 企业新闻 合计

和任剑琼聊公关、新媒体以及汽车业不确定的未来

    任剑琼,过去十年中国汽车公关营销界份量最重的人物之一,从真正留下些理论、案例和精神的公关人来看,去掉之一或者也无不可。

    早在十年之前,汽车公关界就有“北有任剑琼,南有钱明慧”之说,成就后者的是,牛气哄哄的雅阁以及坊间传闻钱总惊人的酒量,而成就任剑琼的则是,她和她的团队做出来的别克、雪佛兰等一个个经典案例,以及从她的团队里走出上海通用的那些人。

    如今任剑琼已经离开汽车行业一年多了,在张江集团做起了投资,用她的话说,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超龄进入的她,仍然得从新手上路。

    她说,教她艺术的导师曾经说,从艺术的角度看,人类最伟大的时代已经过去,“技术和金融让我们远离了自己,从肉体到精神。不过我始终还相信,有一部分人会在这个世界一直存在下去:他们能坚持与自己的对话;坚持对意义的探究;坚持在悬崖边上行走;坚持对着横流的物欲,微笑着说不。”
日前,在刚刚被央视埋汰过的星巴克,点了两杯比麦当劳贵四倍的美式咖啡,凹凸先生和她聊了一下午,获益良多。

    凹凸先生:

    每次和业内的朋友聊起你,我都会说,任总离开汽车圈,是整个汽车界的损失。当初为什么离开,不打算再回来了吗?

    任剑琼: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当初迈锐宝上市的时候,我们做了大量的前期市场调查,认为迈锐宝的市场售价应该比后来公布的上市指导价便宜两万左右,这样会取得更好的市场反馈。这是纯粹的市场部思维。

    但是投资人并不这么想。他们认为,或许在那样的定价之下,这款车也可能有成功的机会,所以要求我们市场和销售团队尽其所能实现这样的可能性。结果就是,上市之后销售情况不如人意,半年以后降价两万,大卖。

    从市场部的角度来看,如果你一开始就定出更合理的价格,那么是不是大家就不用费那么大的功夫,也能取得很好的效果呢?但是,现在我作为一个投资人,我理解了投资人的视角,市场部必须全力以赴,以证明我期望的价格不合理,我才会进行调整。

    我想,这是我对不同角色尝试的期望。不到这个位置,很多事情看得不是那么清楚。至于是否回去,这并不是一个问题,而是需要一个理由。比如,有不少品牌来找我,让我去帮他们工作,但是拿出来的思路,较之十多年前我们开始做别克的时候,没有实质性的提升。我不会接受这样的邀请。

    凹凸先生:

    那么在你看来,如今的汽车公关应该拿出什么样的新思路?

    任剑琼: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一个和你非常熟悉,或者说给你很大投入的客户,出了很大的问题,你会隐瞒不报么?

    凹凸先生:

    我可能会本着感情的因素,在客观的基础上给予一定的情感帮助,但是无视或者歪曲,绝对不会,对我们而言,平台本身的价值超过其他营收价值。
任剑琼:

    我相信你说的是真心话。这并不是说你正直或者什么。这就是新媒体带来的改变。新媒体逼迫做媒体的人变得更简单,你必须首先确保你的平台一直有人看。不像报纸或者杂志,似乎印出来就算是有人看到了。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以前许多汽车企业通过投放也好,情感策略也好,营造起来的所谓媒体关口,瞬间就崩塌了。即便你不作出思路上根本的调整,那么你至少要重新评估,你面对的媒体关口和媒体开口的比重,然后据此来调整公关策略。

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本站资料大多收集而来,只做参考,所有权归原版所有,有异议请留言,邮箱:sdpos@163.com
我们非常欢迎您的信息,但严厉打击非法信息,一经发现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