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企业企业新闻供应信息求购信息公司产品招聘信息职工中心
首页 >> 企业新闻 合计

现代投资董事长谈高速行业弊端:政府可随时赎回

   中国品牌总网讯:主营业务“三年不翅,不飞不鸣”的现代投资股份有限公司(000900.SZ,下称“现代投资”)开始有了“大手笔”。

  10月10日,现代投资发布公告称,拟以12.24亿元参与竞购在建项目溆怀高速(湖南溆浦至怀化)100%股权,并负责后续70余亿元的投资建设与运营工作。

  现代投资成立于1993年5月,修建了湖南省第一条高速公路——长永高速公路。2001—2003年,公司先后收购京港澳长潭、潭衡、衡耒高速的收费经营权,而后十年间,现代投资经营的高速公路里程在246公里徘徊。

  “当前运营的这几条高速剩余收费期限为8~16年,随着收费期限的临近,公司面临巨大的持续发展压力。”现代投资董事会秘书马玉国说,“出于公司‘一主三翼’战略发展需要,现代投资多年以来一直在谋求主业突破。”

  现代投资的“一主三翼”战略为:“一主”即夯实高速公路资产的主体地位;“三翼”即以大有期货为基础的金融平台、以安迅投资为基础的财务平台、以现代威保特为基础的实业平台。

  作为准垄断性质和准公共产品的高速公路行业,现代投资董事长宋伟杰认为公司不可避免地在 “一二一”的行业弊端里“踏步”:一个“硬伤”,即高速公路的收费经营期限最长不超过30年;两个“人力不可抗拒因素”,即定价原则和市场占有率不由公司控制;一个“严峻的形势”,即政府随时可能对剩下的收费经营权年限进行赎回。

  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宋伟杰说:“在对立统一的唯物辨证法思想指导下,既要实施跨业发展,又要把路的文章做好做足。”

  竞购是企业责任也是发展需要

  《中国经济周刊》:对溆怀高速怎么看?

  宋伟杰:它是湖南省内最优质的高速公路在建项目之一。长沙理工大学给出的分析是,预计溆怀通车一年半后开始盈利,内部收益率达到9.53%。高速公路的收费经营权期限在15~30年之间,公司目前的3条路中最短收费经营权期限只有8年了。出于夯实主业需要,再不进行战略性收购,现代投资只会死路一条。

  《中国经济周刊》:湖南高速公路建设目前面临前所未有的筹资压力,该次竞购某种程度上也是在为大股东“解压”?

  宋伟杰:这是大是大非的事。中部崛起,基础设施要先行。湖南按照科学谋划、适度超前、有序发展的要求,进一步加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十二五”期间,湖南交通建设总投入约4500亿元,其中,高速公路投资3000亿元。目前金融危机仍未解除、信贷资金仍然偏紧,全国高速公路投资与建设均存在亟须提高“输血”与“造血”功能的情况。竞购溆怀,既是责任,也是现实需要。

  《中国经济周刊》:这么“大手笔”的投资,有筹资压力吗?

  宋伟杰:公司拟以自有资金及银行贷款参与竞购,目前,公司账面货币资金规模有20.32亿元,资产负债率只有26.05%,后续融资空间很大。同时,公司正探询中期票据、公司债等融资途径,最大程度降低财务成本。

  《中国经济周刊》:如果独立财务报告人出具的评估报告认为某一条路投资回报率较低,不利于现代投资长远发展,现代投资会不会按“长官”意志行事?

  宋伟杰:对公司,不可能在我手里被“ST”。我可以得罪人,但我不会做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我有六个统一,党、国家、人民、全体投资者、公司全体员工、我个人必须利益统一,我才会去干,我坚持这个统一。另外,公司还有“六个坚持”,比如坚持公司重大事项办公会集体决策原则,坚持对事不对人原则,这些是“铁律”。

  “现金牛”不讲空话

  《中国经济周刊》:公司为什么叫现代投资而不是湖南高速?

  宋伟杰:作为准公共产品的高速公路经营企业,公司不可避免地在 “一二一”的行业弊端里踏步。我的理想是,把现代投资培育成稳健、规范、高成长和有竞争力的中国式投资控股集团,一个百年长青企业。对于公司的发展,我们设想了16个字,提出了12个字“路为基础,跨业发展,走出湖南”,再过几年加上最后4个字,这里面有内在的逻辑关系,循序渐进,互助互长。

  《中国经济周刊》:4个什么字?

  宋伟杰:立目标与讲空话是两码事,暂不说。

  《中国经济周刊》:2011年,在国内近30家公路运输行业,现代投资每股收益排名第一,净资产收益率排名第一,复权后的股价也是排名第一,你如何看待这个成绩?

  宋伟杰:现代投资是最符合“三个代表”的上市公司之一:代表先进生产力,放在公司讲是净资产与盈利能力;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对于企业就是缴税,为社会做贡献;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就是与股东、客户、员工共享现代投资的成长,公司上市后的13个会计年度里,分红送转的年份达11个,被评为八大“现金牛”,不久前证监会推出了强制分红新政,我们是“典范”。我觉得“500强”的标准要修改,不仅要看企业的营销收入,或者总资产,更要关注企业的净资产、盈利能力以及社会责任。

  《中国经济周刊》:管理层会不会做股权激励?

  宋伟杰:股权激励是激励管理方式之一。创业板、中小板中管理层持有很大股份,但有不少已经走到退市的边缘。我们这样的企业搞,那绝对是歪门斜道。能否留住人才,我个人的体会:一、让股东觉得能不能做事;二、能不能在公司得到发展;三、我所处的环境是否相对公平。对现代投资而言,我们正从经验管理向科学管理转型,用制度规范经营行为,用文化统领员工的行动。

  做好自己的事,不再从政

  《中国经济周刊》:这些年来,控股股东方面出了不少的事情,从资本市场形象看的话,它影响到了现代投资。

  宋伟杰:不能因为一个点,而否认整个面。

  《中国经济周刊》:但给外界“上有好者、下必甚焉”的感觉。

  宋伟杰:我只负责带好我们自己的队伍,种好我们的“一亩三分地”。

  《中国经济周刊》:你2001年到现代投资,在“一亩三分地”上耕种了12年。作为一个国有控股企业的董事长,也许有人盯上你的位置,也许组织上有调你走的打算。

  宋伟杰:上次就有省领导跟我提出要求,我婉言拒绝了。第一,谢谢关爱;第二,我帮您把现代投资经营好。实际上,组织上给过我多次机会(从政),我放弃了。我想实实在在地做事,我对现代投资怀有很多美好的期望。如果哪一天我觉得企业干得没激情了,我再去大学当教授,我是正高职称。

  《中国经济周刊》:为什么不想从政?

  宋伟杰:人啊,不同阶段有不同想法。我给我的人生规划了三阶段:一、参加工作到(湖南)省政府办公厅,官场。二、现在到了企业,商场。三、以后如果有机会当教授,那是学场。

  我喜欢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我基本做到了。我到现代投资工作10年了,巡视、审计也来了10年了,我可以不和任何人打招呼,身正不怕影子斜。第二句话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现在让我容下所有的事,我还容不下。需要加强修养,不断学习。

 

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本站资料大多收集而来,只做参考,所有权归原版所有,有异议请留言,邮箱:sdpos@163.com
我们非常欢迎您的信息,但严厉打击非法信息,一经发现立即删除